寿青龙吟

做人,最要紧就是开心。

不日常

串着嘻哈仙子凡间体验记录和日常小段子
大概就是补一补设定
非常非常玄幻
梗概







卜凡是条龙,却不在东南西北四海里,苍龙生在天上,隐在云里。
龙身千万尺,遮天蔽日,化作人形,便是一米九二的优越个头。
周锐是只狐狸,白的毛,最开始有三条尾巴,现在有六条。
狐狸长得好看,性格直爽,一张招桃花的脸,一个退桃花的性格。
水龙行云布雨,卜凡躲在山间,看着周锐宽袍大袖遮着头上,远远地一路跑过来,半长的头发被浸湿,他在卜凡身旁站定,低下头晃了晃。
卜凡猝不及防被甩一脸雨水。
卜凡摸了摸鼻子,打了个喷嚏。周锐甩完头发甩袖子,一边笑盈盈地转头过来。
对不住,兄弟。


再后来日月更迭,卜凡整日里在云间滚来滚去,穷极无聊就寻个山头逛一逛,扯一片祥云挂在山间野庙门前。
十五六的小道士正正经经束着发,穿一身粗布的藏青色道袍,大着嗓门喊他师傅。
有神仙下凡啦。
小道士长得好看,跟往日里的狐狸像了个十足十。


再再后来,天界突然改革,卜凡不着四五,上不沾天下不为水,一头扎进滚滚红尘,躲在前仆后继籍籍无名的人堆儿里追他突然生出来的梦。
嘻哈仙子周锐摆摆手,告别送行的往日同事,拉着行李箱下凡去。
周锐长得好看,从前是只六条尾巴的狐狸,但他不想当狐狸,他说“我要当人”。
大仙推了推老花镜,在簿子上勾勾画画,抬起头睨他一眼,说“编制满了,你得去下边儿走一遭。”
“我就是从下边儿来的。”
“是更下边儿。”
周锐掂量掂量,转身真的成了人,小道士五岁上了山,长到十五六,看见神仙下了凡,扯片祥云挂在他门前。
机缘一道,他又做不成人,也做不成狐狸,成了茫茫天界公务员中一员,司职嘻哈仙子。

兜兜转转千百年,周锐窝在大厂卫生间里自己给自己播放电视剧,从洪武三十二看到康熙王朝,卜凡推开门,他解释无果,于是砰地变出一大束艳澄澄花来。
“魔法,magic。”
卜凡的角冒出来,他一手一个握在手心里,卜凡眼睛泛着红,还在小声打着嗝。
“说吧,哪个海的。”
卜凡晃了晃头,憋了半天,想说我不是水龙,又不知前尘种种如何解释,脑子里从四海里转了一圈,终于扯出一个东海来搪塞。


在岗职工月兔岳明辉aka岳野兔深陷举铁无法自拔,卜凡窝在他房间座椅上,委委屈屈地蜷缩成一大团,角没收回去,尾巴也冒了出来。
卜凡的尾巴拍拍打打,窗外的风雪忽地大了起来,转着圈儿地刮。
岳野兔哀嚎。
“凡子,弟弟,你咋了弟弟,你可别吓我。”
卜凡纡尊降贵地掀了掀眼皮,长长地叹一口气。
岳野兔看着他手上拴着红线,莹莹地延出门外,消失不见。
岳野兔本人常奔走于古今中外负责姻缘那一挂人物之间,他挑着眉毛,揪起那段红线扯了扯。
卜凡如临大敌,很怕他扯断。

古有红线盗盒,此红线又非彼红线,卜凡的红线自然不会盗盒,只是把他折磨的死去活来,一颗心终日惶惶。
岳野兔抽空回了趟局里,趁着月老老眼昏花偷翻了翻姻缘簿。
岳野兔“去吧弟弟,我看了,你这红线稳如老狗。”
红线本人不置可否,卜凡的一颗心又砰砰地跳,周锐在冬夜的西北风中冻得脑仁发麻,就听见卜凡支支吾吾。
“你愿不愿意跟我在一起。”
周锐耳朵发木,瞪着眼睛问他。
“你说啥?”
卜凡又凑近了,“我说——”
周锐说,“啊——”
“你愿不愿意跟我在一起。”
周锐反问他,“那你是哪个编制的啊。”


公务员说是不让搞办公室恋情,幸亏卜凡不在编制,周锐下了趟凡是万万不可三五年就回去,卜凡左右清闲,也跟着待在下边儿,北漂漂得不亦乐乎,天天压腿唱歌又跳舞,俨然赶超上边儿司职舞乐的一帮仙子。
周锐有综艺要录,卜凡睡醒了肚子饿,自己给自己煮了一碗豪华海鲜面,吃得急,一个劲儿地打嗝。
周锐晚上回了家,在玄关喊他。
卜凡“嗝。”

评论(1)
热度(18)

© 寿青龙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