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青龙吟

做人,最要紧就是开心。

日常小段子.智齿

卜凡的智齿终于在他22岁的一半露了头,肿胀的痛感唤起他小时候的记忆。
长个子的疼痛,长牙齿的疼痛,长年龄的疼痛,拉扯又无可避免。
他的右半边脸彻底报废,顽强生长的牙齿从他的身体里汲取生命力,饥饿与疼痛使他终日惶惶不安。
卜凡沉着脸,智齿生长的肿胀使薄薄的嘴唇微微张开,他将冰袋敷在脸上减轻痛感,经纪人将行程表改了又改,终于空出一天的牙医时间。
冰冷的光线与消毒水的气味轻松勾起恐惧感,192的个子委屈巴巴地蜷缩在躺椅上,卜凡直视白炽光线,瞳孔紧紧缩起。
牙医发出智齿特赦令,宣布它们长势良好并不需要扼杀,卜凡取了消炎药,半路告别经纪人。
周锐搬了家,名气带来的后果是被窥视,周锐当机立断隐藏自己,卜凡的钥匙被收回,他本人变作新的门禁卡,指纹锁莫名其妙使他失去安全感。
卜凡进了门,轻车熟路地窝在卧室柔软双人床。药物驱使大脑进入休憩,日光西斜,深灰床帘缝隙射入的光束有灰尘漂浮,抽象吊钟准点滴滴答答,空调嗡鸣。
卜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周锐坐在床边看手机,客厅的暖光透过门口,夜灯荧荧的光映在他们脸上。
卜凡握住周锐的手,长时间睡眠使他对时间有种奇妙的错乱感。周锐锁了屏幕,将手机顺手扔在被子上。
他似乎是刚洗过澡,头发半干,发梢仍旧带着湿漉漉的水汽。卜凡坐起身,周锐抬手将散落的几缕别到耳后。
周锐亲吻了他,他的舌头轻柔地舔过被智齿折磨的牙龈,带着一丝疼痛和麻痒。卜凡的嘴角翘起来,在亲吻中露出一个笑容。
卜凡的智齿终于完全长了出来。

评论(3)
热度(25)

© 寿青龙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