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青龙吟

做人,最要紧就是开心。

【卜锐无差】追捕 1

卜锐卜无差
如果这是香港经典犯罪片
如果他既是矜贵的少爷又是喋血的恶徒
如果他亲手塑造泡沫又亲手摧毁
如果有人试图阻止他
如果有人深深爱他

(如果写的出。







1996年,回归在即,港城告别黄金时代。楼市持续受抑,股市艰难向上,失业率上升,通胀率居高不下,港内消费疲弱,老派富商纷纷移民,新的资本从大陆涌入,经济一时大换血,人人自危。

周锐今天的香槟色西装并不正式,衬衫领口敞开着,两颗玫瑰金描边牙雕领扣泛着柔和的光。

众人簇拥着他,玻璃转门分割出两个世界。阿b一路引着这位业界新星进了十七楼办公室,周锐摆摆手,阿b合上门,转身被挤眉弄眼的同事拉进茶水间。

大陆来的咯,阿b手里捧着女同事塞给他的咖啡和曲奇,众人眼睛晶晶亮。

阿b撇撇嘴,现在天天讲回归,哪还有人拿钱来投资,boss为了糊口拉来新股东。

哝,阿b朝着boss办公室努了努嘴, 中年男人一路送周锐去乘电梯,就他咯。

Alen顺着他视线看过去,对方半长的头发扎了一个小辫子,碎发拢在耳后,看着温温润润,整个人透着一股子贵气与潇洒。

夜里港城灯火辉煌,富家公子换过一批,兰桂坊屹立不倒,依旧是醉生梦死销金窟。

周锐仍穿着香槟金的西服,这次领口开得更大,领扣换作陶瓷荆棘胸针,金线勾勒出线条,在霓虹映衬下格外闪耀。

前面的人推开了门,喧闹倾泄而出,将周锐整个包裹进去。

Alen坐在吧台边百无聊赖,方杯里的冰块融化了一半,寒气凝结成水珠沿着杯壁下落,Alen的手指被沾湿,下一秒又捋直她的头发。

周锐坐在卡座里,对面是Alen相识的公子。Alen要了杯马提尼,拎着酒杯倚坐在沙发扶手,Richard顺势搂住她的腰,Alen打过招呼,视线直直落在周锐身上。

阿re,不介绍一下吗?

Richard抽出一根烟,Alen从桌上拿起火机点燃了,他深吸了一口,烟雾飘散出去。

周锐。他笑笑,大陆来的朋友。

Alen与周锐碰杯,她的长发拢在一侧,紧身包臀短裙下的双腿交叠着,美得很有攻击力。

Alen与他们一同坐到凌晨,Richard去赴下一场party,剩下她与周锐在酒吧门口。

周锐去取了车,暗色的跑车横在Alen面前。

送你回家?

Alen笑笑,撑在驾驶座窗前,不如住我家?

日光渐亮,海风吹过棕榈树,填海造地后高楼拔地而起,玻璃外墙反射出无机质的光。

卜凡双眼充斥血丝,岳明辉从小冰箱中拎出两罐啤酒,将他从显示屏前换下。

铁架床摩擦地板发出刺耳的声音,卜凡将冰啤酒贴在脸上躺下,腿支出去,搭在床边的椅子上。

岳明辉戴上耳机,将对讲机也打开,低沉的男声夹杂着沙沙的电流声,卜凡眯着眼睛听。

那边说,目标任务没有异常。

卜凡长出一口气,闭上眼睛。

周锐松松裹着浴袍,loft公寓一层的开放式厨房连接着客厅,他沿着盘旋的楼梯走下,从冰箱里取出牛奶。

Alen已经穿戴整齐,周锐送她出门,Alen的鞋跟踢踢踏踏,她拢了拢头发,转过身与周锐交换一个吻。

岳明辉将啤酒罐捏扁扔进垃圾桶,身后的卜凡翻了个身,对讲机依旧沙沙地响,这次换成灵超的声音。

岳叔,秦姐给的新任务。

卜凡窝在里看着灵超与岳明辉人模人样地走过红毯,酒会大厅灯火辉煌,灵超穿了件纯黑色的西装,象牙白的蔷薇胸针,岳明辉落后一步,鎏金的袖扣映着光。

改装后的商务车停在拐角的树荫下,卜凡扯松领带,一边盯着监控器一边同李振洋交换情报。

waiter休息室在监控室旁,轮值的安保每两小时会换班,巡逻人员十五分钟走一遍,今晚出席的非富即贵,周锐会一早到场。

卜凡扯松领带,手机屏幕亮起来。

洋哥,计划终止。

对讲机发出沙沙的电流声,卜凡等待一会儿,终于扯下耳机,脚步匆匆地走向一壁辉煌。

周锐今晚穿着深海蓝的竖纹收腰西服,腰线紧致又矜贵,瑞士手作古董表在他腕上
添一分光彩,却也比不过他样貌带来的冲击。

卜凡从后厨的窗口翻进来,顺手取了几支香槟放进托盘,巡逻的安保催促他离开,他便如鱼得水地滑入人群。

港城上流阶级的富贵子弟几乎云集此处,卜凡迷失在衣香鬓影中,灵超的纯黑西装消失在人群里。他一边寻找一边恨恨地想,这时候到不穿得花里胡哨了。

Alen挽着周锐的手臂,蓝黑色星光露背礼服裙配波浪长卷发,Richard笑着打趣她美过港姐,周锐也笑,眼睛眯起来,整个人流露出一股英气的风情。

Richard盯着他看,随即从路过的waiter手中取下一支香槟递给他。

介不介意把Alen借我一下?

Alen识趣地同他离开,周锐四处看了看,与相识面孔打过招呼,最终躲在二层窗台,倚靠着镂空雕花台柱,酒杯放在一边,夜风吹起他的鬓发。

卜凡四处寻找其他三人,对方却仿佛人间蒸发。他摆脱人群,在转身的瞬间撞进周锐的眼睛里。

周锐那双明亮的眼睛盯着他,卜凡的眼神先错开。周锐张了张嘴,似乎是想喊他,骤变猝然发生,烟气与震荡同时发生,七月份港城最大爆炸案带走近半数无尽财富继承人,卜凡扑倒周锐,花雕台柱硌在他后背。

树荫下的深黑色商务车突然发动,岳明辉的手臂滴着血,耳机传来断断续续的声音。

继续行动。

评论(2)
热度(17)

© 寿青龙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