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青龙吟

做人,最要紧就是开心。

短篇爱情故事0.2

  收工的时候将近凌晨,李易峰坐在保姆车后座想这他妈正好赶上日出。

  嘿我这日出而息日落而作的生活。

  他打开微信,新消息乱糟糟,最显眼的一条是陈伟霆发来的“你又开夜车?”

他点开,发现上一句是自己发过去的“戒指在冰格里”。

  他的手指停住,脊背迅速泛起凉气,车内的封闭空间仿佛变得凝滞又厚重,呼吸声无限放大,记忆残缺的惊悚又转变为无力。他颓丧地摊在座椅里,盘算自己罹患老年痴呆的几率有多大。

  “峰哥,”助理喊了几声他才回神,“我先走了?”对方大概以为他劳累过度,倒是没多想,将人妥帖地送回酒店就离开。到是李易峰坐在床上发了好一会儿的愣。

  人意识到自己的渺小是一件特别可怕的事情,接踵而来的不是什么顿悟的豁达,而是连手指都在战粟的痛苦。

  我好哲学啊。李易峰入睡前最后胡乱想着,这么晚回我消息,你不也是没睡吗。

  陈伟霆在录音室爆肝,经纪人踩着高跟噔噔蹬地来回,分分钟几百万上下;陈伟霆咬着笔杆,想,夭寿啦,我姐好帅der。

  制作人干掉最后一杯咖啡,看着马上要集体爆炸的dancer众和窝在屏幕前长蘑菇的陈伟霆,回身请示他姐,然后招呼着去加餐食夜宵。

  好啊好啊,陈伟霆扔开被蹂躏的作词本,吃火锅咯?

  连锁店比不上李易峰带他去的老字号,菌汤底泛出不正常的乳白色,陈伟霆兴致缺缺地戳戳拼盘,拿出手机翻微信消息,乱七八糟一堆红圈圈里最显眼的飘在眼前,时间是01:30,李易峰发来新消息,“戒指在冰格里”。

  为什么在冰格里??????他想,又想这不对啊你咋又不睡觉了?????


评论(1)
热度(21)

© 寿青龙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