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青龙吟

做人,最要紧就是开心。

写点甜的吧。每逢佳节必生病的我也算祈福。

唉,希望新的一年可以交到男朋友。

我开玩笑的。






晓波最近不太对劲,邓子憋了几天,终于在周五放学的时候截住他。

晓波书包一甩岔开腿在奶茶店坐出聚义厅的风范。

邓子取完奶茶拿吸管怼他。

我说晓波你丫行啊,这大刀阔斧,刚还魂不守舍的。

晓波呲牙。

你才魂不守舍呢。可算学个词儿是吧?

余光瞥见一个人影进门,尾音颤三颤,完全没了气势。

邓子眼睛转一转,回身看见校花同新转来的香港同胞。

噫,你这小砸。看上校花了是吧?追啊!哥们儿挺你。

晓波有气无力咬吸管,闻言抬眼瞥他。

邓子心里一咯噔。

晓波又看了眼相谈甚欢的校花二人。

邓子说,欸我这心里一咯噔。

邓子声音大了点,香港同胞似乎听见一点,视线落在晓波脸上,随即抬手打了个招呼。

晓波微笑回应,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

邓子你给我等着。

邓子仿佛明白了什么。




邓子明白了什么,这可不得了。大周末,邓子召集除了晓波之外的所有人,在奶茶店开了个紧急会议。

邓子说。各位兄弟姐妹啊,我们伟大的晓波同志。

众人奶茶都喝到见底,也没有下文。

小明说,快说啊你。

邓子说,我不说完了嘛,我们伟大的晓波同!志!

众人仿佛都明白了什么。




晓波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出了个柜,他自己还不知道呢,全校几乎都明白了他那点小心思。

小明和邓子放学凑一块儿,嘀嘀咕咕说这事儿不行。

小飞说哪不行?

小明说哪儿都不行。晓波这死性子你不是不知道,等他表白香港同胞都汉化了。

小飞说咱帮一把不就行了。

完了,众人做了个大决定。

晓波还不知道。




星期一,晓波萎靡不振。捱到体育课,终于如愿以偿蹭到香港同胞身边儿。

晓波一挥手。

唉。这个,你喝不喝奶茶?

校花冷笑,不用。

晓波说欸?!

晓波欸到一半,被校花一个玩偶熊头套套头上。

晓波威胁道,你干嘛?!劫财劫色?!都不行啊我告诉你。

校花反剪他双手,一脸不耐地扇他后脑。

得了吧你,我看得上你?姐带你去个好地方。

晓波两眼泪汪汪,心想今儿贞操不保了。

校花领人进了体育馆大门,暗戳戳对着小飞打个手势。摘下晓波头套的一瞬间灯光大亮,彩带气球齐飞,音响蹦蹦蹦,小明现场高清演唱,韩文歌,晓波算是一句没听懂。

然后晓波就听见他心心念的声音。

香港同胞说,晓波,我觉得吧……

晓波刚想说啊?被立即制止。

香港同胞拿着捧满天星,说。

我答应你。

晓波被人抱了个满怀,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愣了半晌,说了句啊?





奶茶店换了主人,不知道为啥背景音乐就一首,韩文歌,单曲循环。

小明说你们都别拦我我砍死店主。

店主一抬眼,说你要砍死谁啊?

小明诶呀一声。

晓波?!你这消失这么多年干啥去了?

晓波放下蛋糕撇撇嘴。

毕业以后去香港了呗。

小明又诶呀一声。

那他呢?

晓波叹口气。结婚了。

小明又诶呀。说节哀。

晓波扇他后脑。

节哀个屁,他跟我结的婚。

香港同胞抱着捧满天星出现在店门口,小明一眼看去正好看见无名指上明晃晃的铂金戒指。




小明说,得,作了个媒,简直作孽。



评论(12)
热度(15)

© 寿青龙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