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青龙吟

做人,最要紧就是开心。

暂时没名字。




世间千万相遇,左不过上帝一眨眼。
譬如山伯遇英台,宁采臣躲进兰若寺,郭芙手起刀落,郭襄却求而不得。
又譬如,塔希提耀眼阳光,李易峰受邀参加婚礼,万万没想到上台的是自己。

二十几年的青梅拉着未婚妻左一个右一个扯住他的手,一样的长腿细腰白婚纱,搞得仿佛他一下祸害俩姑娘。
双方僵持半天,隐约听见有人叽叽喳喳小声议论。
李易峰不敢用力挣,只好言语恐吓,“你你你憋逼我爆煞气!”
青梅憋红了脸。“好峰峰,就顶替一下办场婚礼,又不是真结婚。咱俩几十年的交情,就求你这一次。”
未婚妻大眼睛蓄着泪水。“拜托啦。”
李易峰无语望苍天“凭啥你朋友临场跑路你来找我啊?”
未婚妻眼眶一红,泪水大颗大颗地掉,手仍不死心地虚虚握着他衣袖,一口港普都被逼出来。
“fongfong,窝蒸的猴爱她,窝蒸的猴想结婚。”
青梅一急,眼眶刷的一下也红了。
这是她二十几年鼓起勇气干得最顺心的一件事了,家里觉得同性婚姻不幸福,她偏要找来好几对,俊男美女个顶个,人间天堂塔希提,一次办五场世纪婚礼来给他们看。
可现在,最后一对来不了,布置好的场景和摄像方案都做不了。
李易峰清晰地听见围观群众叽叽喳喳声又大了一倍。
上帝啊。李易峰捂脸,结吧结吧,不就一场婚礼,我李易峰活了二十几年还没怕过什么。
未婚妻抹抹眼泪,声音还是颤的。“真的?”
得,你现在不港普了。
李易峰点点头,壮烈如赴死,偏偏嘴欠,还要问一句。“我答应是答应了,可我跟谁结啊?”
未婚妻灿烂一笑,“我有办法!”



李易峰面对神父,脸上写满欲说还休,神父安抚一样地拍拍他手背,低声劝他不要紧张,眼神里满满都是慈爱。
李易峰看见围绕四周的机位依次动作,知道有人踏上这茫茫花瓣路,不由得握紧了手。
那人走得慢而沉稳,一步一步,似乎真的要走一生。
李易峰咬牙,缓缓转过身去。
噫。
仿佛灿星划过天际,仿佛天使降临人间,仿佛身后海水涛涛吞噬大地,仿佛时间凝结。
他凝视他,两人目光里有相同的惴惴。
那人同样紧张,动作僵硬,走到他身边,咧嘴笑。
“雷猴啊,我系陈伟霆,叫我威廉就可以。”
李易峰一愣,迅速去瞟神父,发现对方仍旧一脸慈爱加茫然才放心。
哪有在婚礼上自我介绍的。李易峰伸出手,“李易峰。”
陈伟霆从善如流地握住,两人相视一笑,转身面对神父。
宣读誓词,交换戒指,最后深情拥吻,画面定格在海滩剪影。
一项一项有条不紊,直到接吻。
李易峰探询地看向陈伟霆,陈伟霆挑眉,直接抱住他凑近。
李易峰闭上眼,专心沉溺亲吻。
嘴唇清清凉,薄荷唇膏的味道,柔软交错,双唇碰触再分离。
李易峰睁眼,看见摄像大哥拿着一张纸不停地对他做口型。
“要——深——吻——”
李易峰没有犹豫,捧着陈伟霆后脑又吻下去。这次不仅交叠,进而舔噬纠缠。马拉拉海滩的风拂过纱幔,落日余晖映出剪影。
一吻结束,摄像大哥已经上船走人。
李易峰和陈伟霆并肩望海滩。
陈伟霆讲,“他们走了欸。”
李易峰点点头。
陈伟霆转身就走。
李易峰一把把人捞回来,“不对啊,那我们俩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陈伟霆茫然,“我姐说她订了酒店作劳务费的啊,你不知啊?”
李易峰差点爆煞气。


马拉拉海滩私人岛屿,婚假胜地。索菲亚酒店海景套房,简直情趣。
李易峰推开海景套的门,转头问陈伟霆,你确定是这里?
陈伟霆点头,大步走进去,神情自然无比。东摸西碰,研究完大小物件之后趴在玻璃地板上看游鱼。
李易峰拿着浴袍去洗澡。
热气萦绕,浴室都透明。大概设计师骚气四溢,玻璃磨砂偏偏露头露脚,影影绰绰挡住中间,偏生让人想看,抓心挠肝。
李易峰自己洗的时候没觉得什么,换了陈伟霆去洗,他瞟一眼,面红耳赤呼吸加速。似乎一切都归罪于陈伟霆过于细长的腿。
根正苗红直了二十几年的李易峰,仿佛感到威胁。
然而移动荷尔蒙制造机虚虚系着浴袍带子就跑出来,翻箱倒柜拿出游戏手柄,全然不顾半黑的天色和滴水的发梢。
“李易峰我们来打游戏吧!”


青梅要吐血。
未婚妻花了大价钱订下套房,被俩三岁儿童拿来打整晚游戏。
李易峰和陈伟霆横七竖八地躺在一起,闭着眼睛接电话。
那你还希望我跟他发生点什么啊。
青梅深吸一口气,李易峰你真的是越来越没节操,人小孩儿未成年呢你敢干点什么试试。我第一个代表我媳妇儿把你撕了你信不信。
这次换李易峰吐血。
他他他他他未成年?
青梅说,嗯啊。见他如此反应,又狐疑地问,不会真发生什么了吧?
你说什么呢。李易峰拍开陈伟霆搭在他腰上的腿,起身站在落地玻璃前。
你这婚礼怎么样?
青梅笑,我和我媳妇儿还有剪辑们整晚没睡弄好了,刚发回去给家里。
哦,那祝你成功。李易峰眯着眼睛看日出,仔细回味一下她这句话,忽然觉出不对。
你发回家里?!
嗯啊。
你他妈傻啊你家基本就我家我回去怎么解释?
青梅愣住。
李易峰崩溃。
青梅讪笑,未婚妻遥遥喊她,她应一句,急匆匆说了句话。
车到山前必有路嘛。
李易峰心说我有个脑袋路。
然而青梅眼疾手快挂了电话。
李易峰低气压,转身去看陈伟霆。他还没睡醒,脸颊被枕头挤压,嘴唇微嘟,脸颊绯红。
李易峰揉眉心,听自己手机一声声响。陈伟霆睡梦中被吵到,皱了皱眉。
李易峰拿起手机走出去,脚踏着木质矮桥接下电话。
那边母亲声音都震惊。
峰峰你怎么突然结婚了?
李易峰说妈你听我解释。
李妈妈说解释什么呀我看那小伙子挺帅你俩绝对真爱,妈支持你,就是得告诉家里一声。你姨告诉我的时候我跟你爸都吓傻了。
李易峰说妈。
李妈妈说没事儿儿砸我原谅你了毕竟你俩都挺帅,欸你啥时候领人家回来看看。
李易峰说妈……
李妈妈说算了你姨他女儿不久就回来了你们干脆跟她们一起回来吧。
李易峰张张嘴,在李妈妈强烈攻势下缴械投降。
李妈妈嘱咐几句,挂了电话。
陈伟霆揉着眼睛站在身后,拿着手机一脸茫然地喊他。
峰峰,我姐说给你看。
李易峰拿过手机,青梅和她合法妻子传来的视频。
青梅讲,峰峰啊,我们俩好容易结了婚,要是被家里知道你们这对儿是假的那其他的他们都不能信。所以拜托你跟威廉假扮一下情侣,以后的事以后说,现在千万别败露,我和婷婷真的求你了。
合法妻子婷婷讲,威廉你跟着峰峰哥哥要听话,反正你间隔年,就当去散散心。
李易峰,我弟弟就交给你了。

欸?!

评论(17)
热度(75)

© 寿青龙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