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青龙吟

做人,最要紧就是开心。

峰哥讲系列



峰哥讲,


也不知道在执着什么。


陈伟霆从书柜缝隙抬头,遥遥喊,


你——说——什——么——?


李易峰弯腰拱进沙发后面,大声回答


冇——事——啊——


认命似地伸手在满是灰尘的沙发下面摸索,默念不知几百遍我爱威廉后,指尖终于触碰到一个微凉的硬物。


李易峰又拱进去一点,手指勾啊勾,素银戒指套在他指尖被带出来。


李易峰从沙发后面钻出来,举着戒指叫陈伟霆。


伟霆,我找到了。


陈伟霆从书房里一阵风一样跑出来,欢欣地握住他的手笑出一口大白牙。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好厉害哪里找的?


李易峰指一指沙发,喏,就在下面。


陈伟霆天塌脸,我都找过的。


李易峰把戒指扔给他,自己去洗干净。陈伟霆连身上的污渍都没有清洗,先找了工具磨戒指。


李易峰从后面搂住他,脸蹭过去又是一块黑。

你在做什么?


调一下大小然后抛光啊。


李易峰看了看那戒指,素银,普通得不能再普通,想不通有什么特别。


陈伟霆举起戒指,问,峰峰你喜不喜欢?


李易峰点头,喜欢喜欢。


哇,好敷衍。


我哪里敷衍?


哪里都,我跟你讲,这个戒指好特别的。我在国外学跳舞嘛,没什么钱,攒了蛮久买下的这个戒指。


李易峰想,年少回忆?


陈伟霆又讲,当时我决定,以后要是有了女朋友,就把这个戒指做小一号送给她。


李易峰扁嘴。


陈伟霆扯过他的手对着手指比了比大小。


我当时没想到最后找了个男朋友,不过我们俩手指差不多的,我修一修大小,你就可以戴了。


他微微侧过脸去看他,你要不要啊峰峰?


峰哥讲,

要要要。

定情信物嘛。从此以后我李易峰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死人总之我就交给你了。

评论(1)
热度(58)
  1. 晋元柳风寿青龙吟 转载了此文字
    温馨小短文~

© 寿青龙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