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青龙吟

做人,最要紧就是开心。

啸天

   
   我扯住他的袖子,他疑惑地看回来,我没敢对上他的视线。
   他讲,你干嘛。
   干嘛?我想,不干嘛,我怎么知道我干嘛。
   他向我走了一步,扯住我的手,又问了一句,你怎么了。
   我怎么了?我重复着。我怎么了。我他妈怎么知道我怎么了。
   你别犯傻,他一根根掰开我的手指,语气里带着威胁,我又不是不回来了。
   我管你回不回来,我不依不饶地扯住他。
   我管你回不回来,你就是不能走。
   他气急,巴掌扇到我脸前又停下,我瞪着眼盯住他眼睛。
   你不能走,我说,你要是走了——
   你就去死。他打断我,甩下一句话,干脆利落地开门走人。
   死你妈。
   我把门摔上,又觉得对不起门,打开重新关了一遍,温柔地。
  

   接到他死讯的时候锅刚刚热起来,我用肩膀夹住电话,一边漫不经心地应付着谈话一边手忙脚乱地炒菜。
   就说你不能走,我把盘子端到桌子上,坐下来。你他妈死了吧——死了多麻烦,我还得千里迢迢去找下一个。
   我站起身,把所有的盘子都扔进垃圾桶,菜凉了之后看起来油腻腻,恶心。
   电话又响起来,那边说,又死啦?
   我嗯一声。
   那边又说,再死就不好办了。
   我刚想说你不好办关我屁事,手腕忽然疼一下,我只好又用肩膀夹着手机翻开衣袖去看。
   噫。
   那边问,怎么了?
   我把袖子放下来盖住那半圈红痕,没事,你继续说。
   哦,那我说了啊。然后他沉默一会,下一个要是又死了,你跟我走。
   不走。我挂了电话,在门口发了好一会儿呆。
   看吧,就说你不能死。你一死,我姻缘就到了。
   你知不知道,这他妈是要我命。

——————————————————————
瓶颈太可怕 我要写 脏话妖怪的故事

  
  

评论

© 寿青龙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