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青龙吟

做人,最要紧就是开心。

【卜锐无差】人马

意识流梗概文
卜锐卜无差
写不出来 写的脑壳痛
我是一个没梗的girl









卜凡醒来的时候这个星球还没有迎来日出,坠落使他眼前阵阵发黑,过于明亮的星辉洒落在静谧的高大丛林中,荧火三三两两散落。卜凡从七零八落的飞行器里翻拣出一个背包,踏上寻求出路的第一步。

时间由无数个瞬间组成,而瞬间是否存在尚未可知。汹涌而过的时间仿佛略过这个地方,日夜的界限不再鲜明,天空更多时间是奇异的果酱色,黏腻又甜美。

卜凡走走停停,被植被统治的星球原始又安全,森林的中央是无际的蔷薇丛,卜凡试图走近,被美丽的人马远远拦住。

文明中早早消失的生物说不上是复苏还是幸存,一个寥落的族群独自繁衍,年轻的人马踢踢踏踏地走向他。

周锐第一次遇见外族人,事实上他成年后连家人都很少见过,长久以来任由自己被孤独淹没。

卜凡听话地没再接近花丛,他把帐篷支在边界。周锐会在夜晚来临时离开,会随着果酱一样的天空到来。

魔法与混沌一同消失,光明下的吟唱者是古旧的词句。卜凡随身带着一小本魔法书,周锐拿走翻看,变出一只长了翅膀与独角的斑斓的蛇。

卜凡凌冽的线条变得柔和,周锐拎着蛇细细的尾巴,看着它渐渐变成碎末随着篝火的烟气消散。
在这个世界,蛇和玫瑰本是亲密的朋友。到了夜晚,它们互相转化,蛇面颊鲜红,玫瑰鳞片闪闪。*

潘多拉与埃庇米修斯是愚蠢的爱侣,是幸存者的父母,是仇恨,是灾难,是美丽的祸水。卜凡被赐予令人迷恋的一切,智慧与思想成为自缚枷锁,周锐也许是钥匙,是盒子最底的希望。

卜凡醒来的时候这个星球还没有迎来日出,使他眼前阵阵发黑的换作高度紧绷的神经与高压运作的身体,光亮被厚重的窗帘隔绝,周锐的胳膊搭在他腰侧,同他的长手长脚缠绕在一起。

卜凡轻手轻脚下了床,客厅的温度要低一些,温热的水滋润他的嘴唇。

他的嘴唇很适合接吻,有着天然的性感的诱惑力,很冷冽的线条,但是内里柔软又火热,会攻击,会承受,会让人心甘情愿拜服。

周锐的嘴唇适合被吻,与性格不同的是他在外表上看起来处处都像被动的那一个,上挑的眉被精致的眼中和,嘴唇半开半合,像更深露重时候盛开的什么艳丽花朵,像孤单星球倚靠蔷薇的美丽人马。

玻璃水杯的边缘模糊,变作被有着宝石一样鳞片的冷血动物缠绕的赫格尼之剑,周锐沉睡在水晶的牢笼之中。而卜凡是拯救奥罗拉的骑士,斩断荆棘的勇者。

卜凡醒来的时候这个星球还没有迎来日出,饥饿与劳累使他眼前阵阵发黑,周锐走过来拉住他的手臂与他对视,将吃了一半的巧克力塞进他嘴里。

甜腻又苦涩的味道攻占他的味蕾,卜凡终于回神,迎上周锐关切的目光。

愚蠢的童话故事与瑰丽的星球交织着统治他的大脑,卜凡莫名觉得周锐的目光堪称灼热,于是伸手捂住他的眼睛,权当自欺欺人。

热的掌心被睫毛扫过,卜凡有点痒,周锐也有点痒。

巨大的体型差使周锐不得不双手握着卜凡的小臂挣扎,卜凡用另一只手钳制住他的手腕,周锐眨了眨眼,把想说的话放回肚子里。

周锐的脸很小,卜凡的手盖上去之后就只剩下一小半,是秀气鼻尖和适合被吻的嘴唇。

尘世的衔尾蛇面颊鲜红鳞片温暖,卜凡侧过头吻上去。

卜凡醒来的时候这个星球还没有迎来日出。



(*——三岛由纪夫)

评论(4)
热度(24)

© 寿青龙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