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青龙吟

做人,最要紧就是开心。

【卜锐无差】一个假的访谈

卜锐卜无差
卜凡视角 我视角
就访谈 短小
突然想这么写 全文全部都是我揣度 全部是脑洞 ooc全部属于我








摄像头晃动了一下,终于被调好。卜凡坐在我对面,很长的腿叉开,我终于面对面地意识到192的身高是多么的震慑。

“开始了吗?”

我躲在镜头后面,对着他比了个ok的手势。

“我们这个访谈没有问题,”我捏着台本,把框起来的1234藏在手心里,“想到什么说什么,很自由。”

他笑起来,凌厉的线条柔和下去,整个人泛着一股放松的感觉。

“当然,前提是不要偏离我们的主线。”

“我知道,”他的手摊开,“就不跑题呗,我尽量。”

场内工作人员都退出去,留下我、灯光师与负责收音的助理。

“开始吧。”

卜凡盯着镜头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是在酝酿情绪,又似乎是在斟酌词句。

“我以前看罗密欧与朱丽叶,”他带着很少年气的笑,“你知道吧,我那时候还看《鬼谷子》呢。”
我也笑起来,“对,我记得。”

“然后就看不懂,一爱情故事,就死活想不明白。

“你明白那个意思吗?”

我摊着手对他摇头。

“理解不了那种感觉,当时就想这都啥啊,啥你为什么是你我为什么是我的。”

“后来我去上那个节目,偶像练习生。”他顿了一下,“那算是我人生中一个很重要的——”

“转折?”

“——节点吧应该是,不是转折,不算转折,毕竟那个也没改变我啥。”

他执着于盯着我的眼睛同我对话,我只能将自己缩在显示屏后面。

“在那儿遇见的周锐,”他的笑里带着温柔,“我当时一下子就懂了,你为什么是你我为什么是我。”

“其实说懂了也不太对,就是隐约知道是什么感觉,其实明不明白已经没意义了。”

“我记得有句话说什么我遇见你你天生适合我的灵魂那个,”他挠了挠头,“说这个会不会显得我特油腻,中年油腻大叔。”

我用手机搜索了一下,“这个城市天生适合恋爱,你天生适合我的灵魂。”

“对就这句,”卜凡的眼睛眯起来,似乎在回想什么,“我当时和周锐说过来着结果他嫌我肉麻。”

“理科男真的是,我跟你说,就不解风情。”

我笑起来。

“当时觉得他特厉害,他对自己特狠你知道吧,天天啥也不吃,然后跑步,我天,要我我肯定坚持不下来。”

“后来大家分组在一起,就一块儿练习,再加上那段时间我们都在一个封闭的地方一块儿生活。”
他停下来,双手比划了一个形状,像是半圆又像是方形,“一群男生,熟得可快了,周锐就真是‘锐姐’,大家有什么事儿都找他,他也啥事儿都帮,反正哪儿哪儿都能看见他。”

“锐哥锐哥,”我插了句嘴,“下期我们还要请他呢。”

“我是不是太没有求生欲了,”卜凡顺着我的话往下接,“唉那时候也偷偷叫,他有个外号叫大厂喇叭花,他和小鬼。”

“喇叭花,你知道吧,喇叭。那个嗓门真的是大。”卜凡摆摆手,“你说他长得那么仙,一开口就土拨鼠。”

“那我们回到主题上。”

“好的好的,”卜凡十分配合,“哎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开始的,就很突然,那个感觉自己就有。”

“你知道吧。”

“我不知道。”

卜凡并不在意我的拆台,继续道,“我记得最清楚的是有次发布排名,他坐我旁边儿,然后握住了我的手。”

“说实话我当时没什么感觉,紧张得手脚冰凉都快没知觉了。但是后来我看节目看到那一幕我就开心——也不能说是开心,就欣慰。”

“那种风雨飘摇然后俩人一起支撑着那种感觉。”
他配合着自己的话,双手挥舞两下做出风雨飘摇的样子来。

“这么一想真的是充满恋爱的酸臭味儿,”卜凡换了个姿势,双腿交叠着,“洋哥老说我我还没感觉。”

“周锐这人轴,但是有的方面又特别想得开。”

“他走的那期我完全是懵的,虽说有过心理准备,但是那一瞬间真的什么都想不了。”

“他还说人生不就是有缺憾的艺术品么。”

“我当时满脑子就俩想法,一个是还艺术品呢哪儿来的词儿,另一个就是我肯定不缺憾,我也不让他缺憾。”

“目前是做到了?”

“算是吧,一辈子还长着呢,我努力。”

“再然后那个节目过去了,我忙着出道,他也接了不少工作,但一直没签公司。”

“那段时间我俩都挺忙的,有时候是真没时间聊天,经常就他给我发消息,然后我在忙,等我看见了回复了他又忙了。”

“工作时差。”

“对,就工作时差。”他用力点了点头,“但是我俩没矛盾,特理解对方。都是七尺男儿,事业心重正常。”

我点头,“很难得。”

“重在理解,要是谈个恋爱给自己找堵那何必呢。”

“我俩特合得来,他就一大直男性格,我有时候想他这个性格真的是对不起他的脸。”

“你总也提到他的脸,”我问,“是他的外表先吸引你还是性格?”

“这个,”卜凡思考了一会儿,“你不能这么问,他的脸和他的性格组成了他,分不开。”

“我觉得真就是缘分,世界上那么多人,这多小个几率,我俩遇见了。”

“要让周锐听见又得说我肉麻,不过我有时候就想,我是有多幸运能遇见他。”

“我们下期就请他,到时候让他发表一下感言。”

“别了,”卜凡摆摆手,“高抬贵手。我们继续好吧。”

“这几年我们一直有空就去旅行。把假期都凑一块儿,然后选个地儿玩几天。”

“我一直觉得就是不能界定一个人,你知道吧,就不能说这个人他性格开朗,那他就是开朗的人。”

“人是由很多部分组成的,就像你之前问的,周锐的脸还是性格吸引我,我觉得不能那么问。外表、性格和经历这些一块儿组成一个人,所以不能概括地说。”

“周锐就没法概括,每天都能看见他新的那一点,就今天头发比昨天长一点,那也算新的。”

“就是保持新鲜感?”

“差不多,重点在于不要用自己的想法去界定对方,不能禁锢。”

“你要记得对方是个有自己生活的人。”

“你们这种相处模式是互相的吗?”这句话似乎有些语句上的问题,但我也找不出什么更贴切的词了。

“是啊,要是理念不同我这样他肯定受不了。我俩经常会讨论这些,有什么就要讲出来,不能憋着,要一直憋那最后肯定得整个大的。”

“那你们是没有吵过架吗?”

“不吵架那肯定不太可能,但是没什么严重的。”

“其实吵吵架也挺好,互相发泄一下,找一下自己的毛病,然后再改,也算是一种交流方式。”

“不过不能吵太狠,就每次都在心里告诉自己不能不过脑子说狠话,他难受我也难受。”

“所以你们没有吵架吵的特别凶的时候?”

“那没有,最凶的一次我摔门要走,结果外头一个炸雷我又回去了。”

“我一开门就看见他把伞都拿出来了,就站在玄关那儿,我当时就想我真是何必呢。”

“这是不是有点偏啊,我感觉我也没讲多少爱情那方面的。”

“没有没有,”我示意他继续,“这样就很好 。”

“再没什么了,我这都分析一圈了。”

我看了看表,算了一下时间。“ok,那我们就到这里结束,辛苦了。”

“辛苦辛苦,”卜凡站起来,我们握了手,等候在外的经纪人走进来,我简单讲了一下节目预期,卜凡不在意似的躲在一边儿按手机,我瞟到微信界面的名称是周锐。








评论(14)
热度(45)

© 寿青龙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