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青龙吟

做人,最要紧就是开心。

【卜锐无差】乱写的爱情故事

卜锐卜无差

时间线错乱的爱情故事 没太写明白








“我们不合适,我们的欲望不切实际,激情却寄生其中。”*

周锐握着卜凡的手,两个汗津津的手心捂在一起,触感并不很舒服,但是温热的体温温暖了彼此,周锐有些放松下来,破天荒地问他,要是我走了,你会想我吗。

卜凡大惊小怪地让他呸呸呸。

周锐就笑起来,眼睛眯成细细一条缝,嘴角上扬着,露出至少八颗牙齿。

周锐是美丽的,不是跨越性别那种,他的美丽带着很鲜明的男性的特征,但也不是粗犷的。他是那种精致的人类,很显眼的外表。

他自己不太在意这个,却很注重。

干一行爱一行嘛,他的意识里这大概和厨师保养厨具一个道理。

卜凡也是很显眼的那类人,大概天生有一种吸引力,人群中最出挑的那个总是他。身高是一部分,美丽的脸也是一部分。

卜凡没觉得自己美丽,任由哪个身高突破一九零的可能都不会把自己和美丽联系在一起,但他也不是不修边幅,他会很臭屁地臭美,也会捡起一套运动服穿上好几天。

他的脸也是精致的,与周锐不同的是他带着与生俱来的攻击力,如果五官诉说故事,那卜凡几乎由暗流涌动与铁马金戈组成。

汹涌的美。

这是周锐得出的结论,但他没说,主要是找不到谁去分享。大厂里兄弟遍地开花,他贸贸然去找人家分析卜凡长得有多好看,听着就像一个痴汉。

卜凡刚出场的时候小鬼说他像吸血鬼,后来暴露本性,队友说他是哈士奇,小鬼说他是座山雕,是绿毛大怪兽。

卜凡说,异形大战铁血骑士看过没,你一开始像骑士,现在像异形。

周锐笑成土拨鼠。

他那天隔着一排人盯住卜凡,看着他和别人握手拥抱,终于焦急地叫住他。

他喊,卜凡。

但声音似乎被人群隔绝,他又喊他,卜凡。

这次卜凡听见了,隔着一排座位向他伸出手,他们短暂地交握,然后分离。

周锐没平静下来,也没更加激动,他依旧惴惴的,像做出什么重大抉择一样等待自己的命运。

快刀斩乱麻都是奢望,营造气氛的钝刀子割在过速跳动的心脏上。

周锐被要求例行公事一样发表一些感言,他笑了笑,说人生不就是有缺憾的艺术品么。

卜凡留在他手心里的触觉很真实,他想自己大概罹患什么皮肤饥渴症,只对卜凡发病,病入膏肓且无药可救。

他被三三两两的人簇拥着,隔着一段距离看灵超低着头被他的三个哥哥围在一起,一瞬间有些晃神。

卜凡会喊岳岳和木子洋哥哥,说我就灵超一个弟,伙同王琳凯大喊狠毒男孩儿,把天马行空放在对方的绰号上。

唯独喊他周锐。

在一段亲密关系里连名带姓地称呼对方这件事有了对比就平白让他有点委屈,虽说锐哥顶天立地,但也有恋爱脑的权利。

饥饿会使人愤怒,八公里与卷腹折磨着周锐的意志,他瘫倒在练习室正中,卜凡慌慌张张地去隔壁向灵超要巧克力。

榛仁味儿的,周锐满嘴都是甜腻,连说出的话都沾染一点。

“卜凡。”

卜凡听了就凑过来,很大一只缩手缩脚地窝在他身边,担忧地望着他。

“凡子。”

卜凡皱着眉头,眼里有些问询的味道。

“…弟弟。”

周锐的声音有着过度消耗导致的有气无力,卜凡握住他的手。

“弟弟,”一九二的身高导致卜凡什么都是大一号,连手都大出周锐正好一圈,周锐抓住他的食指。“弟弟。”

卜凡的耳朵有点泛红,平日里很普通的称谓在这种氛围下被喊出来总有着旖旎的气息,但他吃不准周锐什么想法,又不能权当对方饿傻了发懵。

周锐就着躺平的姿势伸出另一只手去抓卜凡的胳膊,卜凡弯下腰向前凑了凑,周锐就顺势抱住他。

挺别扭的,而且还蛮累,但是卜凡就小鹿乱撞。

或许是在心里大鹏展翅吧。

由于性格使然,卜凡的表情总是真情实感的夸张的,很真实,由于太过真实而不完美,所以有夸张的笑点。

周锐觉得好看。

疯了吧,他当时想,情人眼里好歹只是出西施,他这是自动开了美颜十级。

他抱着卜凡东想西想,自己憋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卜凡不明就里地也跟着笑。

周锐把脸埋进卜凡的胸膛胡乱蹭了两下,很依恋地用力吸气,一边开心一边又担忧他觉得自己是个变态。

变态就变态吧,周锐自己破罐子破摔,谁抱着喜欢的人不变态呢。

卜凡就不。

实际上他是还停留在面红耳赤阶段没向下发展,周锐哑着嗓子喊他的那两声搞得他脑子和心脏一起震荡,自顾自开心,全然忘记对方就在自己怀里。

傻里傻气。

偏偏周锐喜欢,傻了也喜欢。

他捧着卜凡的脸吧唧一口亲上去,很响亮,脆生生的吧唧一口。

卜凡就笑,像是周锐打开了什么永恒快乐机的开关。

这之后这个封闭空间的人渐渐减少,周锐险之又险地独自搏杀,次次都想钻进卜凡的怀抱汲取能量。

卜凡的怀抱,一个神奇的地方。

他抱住过很多人,仗着体型优势,每一个他都能牢牢圈住,这使被拥抱的有着莫大的安全感,不自觉地依赖他。

不同的是卜凡会把下巴搁在周锐肩膀上,会把脸埋上去近乎撒娇地蹭他。

乖啊,周锐在心里偷偷讲,乖啊卜凡。

他们挤在卫生间的隔间里,周锐背靠着门板俯视坐着的卜凡,对方的表情看起来又倔强又惨兮兮,他伸手去摸他瘦到凹陷的脸颊,卜凡顺势抓住他的手腕,眼睛亮晶晶地问他,你打算怎么办。

看看有没有大佬收留我,周锐摊着手,现在要养家糊口。

说完他们俩一齐笑,两个陷入爱情的大男孩幼稚地开心,快乐得毫无道理。

山东男人卜凡凡嘴角歪起,眼里带着很亮的光,那我就过上被包养的日子了呗。

再后来卜凡很突兀地送走了周锐,小一班七零八落,rap组也七零八落,现在周锐也不在他身边,他就只能把自己圈在宿舍练习室与全时的三点一线里。

卫生间的隔间里剩下他一个,烟雾缭绕着盘旋而上,舌尖有发苦的味道,身体清醒脑子却混沌。

周锐出去第一件事是不是疯狂看电视,卜凡放空自己天马行空地想,会吗,是不是会接很多工作,努力赚钱养家糊口。

卜凡对于未来向来是不去细想,一个大的规划里都是走一步算一步,周锐横空插进他的世界,从此被放进能想到的每一个细节里。

他们被迫失去同甘共苦的权利,于是深夜里思念对方,在幻想中共同生活。

爱是一种不死的欲望,周锐从背后抱住卜凡,双臂紧紧圈住他的胳膊,卜凡没回头,他们在原地晃晃荡荡,月光下的影子拉的很长,尾端渐渐消失在夜色之中。



(*——杜拉斯)

评论(5)
热度(41)

© 寿青龙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