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青龙吟

做人,最要紧就是开心。

1.将死

我将死了。
我合上眼,平平地瘫在硬邦邦的木板床上,疲惫与心悸一齐涌上,无法排解的痛苦盘旋着。
我终于意识到,我将死了。
豆大的灯火摇摇曳曳,冷风从四面的缝隙里钻进来,我闭眼躺了一个时辰,心悸与恶心的感觉仍旧不散,我却想起许多未竟的事。
我翻了个身,烦躁得再也躺不下去等死,只能一骨碌爬了起来,从怀里摸索出一张布绢,又掏出一支毛笔。
长久不用的笔尖干枯又分叉,倔强地朝四面八方支棱着。
我折腾了半晌,终于坐下来,提笔开始写我的遗书。

评论

© 寿青龙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