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青龙吟

做人,最要紧就是开心。

【卜锐无差】Clsr 04~06

照这个进程下去八百年也不能谈恋爱
我又重看了一遍小半那期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看着笑出鹅鹅鹅鹅鹅这种声音
我的文力和知识的储备是真的匮乏 卜锐怎么这么冷啊 我有好多梗想看 啊 就很不good
想不带脑子地写童话故事




04

一周之后他们一起去看了灵超,趁着模拟考结束把他带出学校。岳明辉一个劲儿地给他夹菜,嚷嚷着弟弟都瘦了要好好补补,全然无视对方直奔一八五已经高出自己两厘米的身高。

周锐:你们都吃什么长大的?

他最初知道只灵超是个高中生,箱鼓表演艺术家,青春疼痛文学爱好者,就是没想到对方海拔也在一米八往上,由于还在发育期,甚至一天胜过一天。

五个人走在街上就是个大写的凹字。

周锐不大开心。

灵超也不大开心。

灵超的寄宿学校在远郊,孤零零地伫立在一片瓜田中央,现在举目四望一片绿油油,搞得这里的每一个人身上都莫名其妙洋溢着丰收的喜悦,唯独灵超没有,他洋哥逗了半天也不笑,这种情况算得上是破天荒头一次,几个人背地里眼神交流,由于毫无默契而失败得很彻底。

路过的班长一语道破,“他昨天跑出去吓鸡被人家告状了。”

木子洋笑出猪叫。




05

四个临时工组成的乐队表演时间一般是周五周六的晚上,周末纷纷躺尸,周一人模狗样地作鸟兽散。

周锐一开始以为他们是专职做乐队的,后来木子洋突然消失,他问了一嘴,说是出差。

然后他就在时装周转播上看见了对方的脸。

周锐面无表情地插播了一首大叔也不错。

有文化有背景的岳明辉当天被留下加班,台上就剩下他和卜凡两个人,于是他扔了鼓槌和卜凡凑在一起唱歌,被灵超安利来的钱正昊在下面疯狂pick他。

周锐开心得当场借了二百块钱给淹没在题海中的忧郁小王子发了个红包。

“等我以后功成名就了就还你。”周锐的大嗓门传出八百里开外,卜凡满脑子都是卧槽他这么穷居然是个灰姑娘的吗。

周锐要是知道怕是能跳起来掐死他。






06

岳明辉加班加了一个月,期间他们几个晚上群视频,岳明辉带着眼镜,把长时间没打理而野蛮生长的头发扎成小揪揪,巴黎还是大白天,木子洋裹着浴袍窝在酒店里晒太阳。

“哟老岳,”木子洋懒散又偏冷的声音带着一贯的欠揍,“普吉大岳哥上线了又?”

周锐中途加入对话,一脸懵地问啥意思。

“哎呀这个说来话长,”卜凡一张嘴,海鲜气息猛的飘散出来,“之前有一次老岳——”

“你别说!哎呀这个不是!我和你讲!”

喜欢自证的研究生与卜凡的声音穿插在一起,木子洋偶尔也插一句,周锐听了半天才听明白。

岳明辉上次爆肝加班赶一个大工程,说要是成了他就去泰国定居,一跃而为普吉岛扛把子,整条街最靓的仔。

结果flag立太早项目做到一半崩盘了。

周锐笑成土拨鼠,其实这个故事厘清了转述出来也没那么好笑,但是周锐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开心。岳明辉花式被损,灵超默默听声音做五三,卜凡四处斗嘴,周锐趴在书桌上,电脑屏幕慢慢变暗,剩下一点点莹莹的光辉照在他侧脸,半干的头发挽在耳后。

他笑起来的时候是彻底的见牙不见眼,或许因为他向来情绪外放,所以表情格外丰富,对比一下就显得安静的时候出尘又飘逸,换了别人觉得他是仙子,搁卜凡这儿就满脑子灰姑娘。

灰王子吧也可能。

评论(5)
热度(23)

© 寿青龙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