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青龙吟

做人,最要紧就是开心。

【卜锐无差】Clsr 01~03

今天的锐哥太帅了 太炸了真的 就很酷 very cool
我永远爱他




01
与焦躁的蝉鸣一同消失的暑假终于将有着自由灵魂的青春疼痛文学爱好者灵超送入高三,清吧Qin's驻唱乐队BC221失去主力箱鼓表演艺术家,剩下三人对影成咸鱼。

灵超一头扎进题海的时候甚至带走了他的箱鼓,岳明辉说人家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我们没了灵超又丢鼓。

灵超听了差点没把被撕了答案的五三丢在他脸上。

卜凡从储物间里搬出落了灰的架子鼓,大长腿窝在那里对着鼓槌发呆。

“哟,”木子洋推门进来就看见卜凡在那儿一通乱敲,连点调子都没有,“凡子你这是什么意识流手法。”

卜凡重重地敲下最后一个音,一脸懊丧地看着他,“这不弟弟没了吗,我就练练。”

木子洋指着吊镲,“你也就适合把这俩拆下来敲一敲。”

卜凡高高举起鼓槌作势要打他,木子洋一边略略略一边后退,仗着腿长一步跨出两米远,而卜凡被零散的高脚椅拌住,气得像只座山雕。

岳明辉来的时候这俩人的战争进入白热化阶段,一人占据了吧台的一边儿向对方进行语言攻击。

“上次谁说有我的DNA来着?”

“谁让螃蟹吓得不敢上车啊?——来老岳模拟一下现场。”

岳明辉立即假装挣扎,“哎呦!我不!我不去!哎呦!”

木子洋:骚不过。

仨人终于闹够,聚众嘬着养乐多思考灵超高三这一年里空出的位置谁来补。三个手机齐齐摆在桌面上,联系人界面被从上翻到下。

卜凡的手指划过屏幕,“小鬼?”

“不行,”岳明辉嘬完了自己的,试图趁木子洋不注意再去拿一瓶,“他在朱星杰那儿走不开。”

木子洋打掉岳明辉的手,“你要不问问磊哥。”

“干嘛,”卜凡眼睛瞪得像铜铃,“他来烩面吗。”

卜凡翻遍仨人的通讯录之后悲惨地发现他们仨的朋友圈重叠度太高,思来想去还是给徐圣恩打了电话。

徐圣恩在那边咔嚓咔嚓吃薯片,“你认真的吗,你们缺拉大提琴的吗。”

“你太狠毒了徐圣恩!”卜凡终于想起对方是个被高雅艺术熏陶的狠毒男孩儿,“哎呀你太狠毒了!”

徐圣恩:我不是我没有。

然而卜凡已经先一步挂了电话。

现在是下午三点,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空气中细小的灰尘慢慢飘扬。失去了灵超的三条咸鱼嘬完所有养乐多存货,狠毒男孩只会大提琴的噩耗击溃他们,距离Qin's开张还有五个小时,木子洋终于拨通了北服传奇学长董岩磊的号码,期待对方能抓来一个神奇的架子鼓表演艺术家。

“我还真认识一个,”董岩磊似乎在什么秀场的后台,场控的声音和音乐混在一起,他的话也听不太真切,“我把他号码发你,你们联系一下吧,这边快到我了。”

“成了,”木子洋把收到的号码连带着附赠的微信号转发到群里,“信磊哥得永生。”

卜凡:哥哥你现在是一身黑,我有你的DNA。

父子局坐实。

岳明辉拿着卜凡的手机加了好友,对方很快就通过了,于是仨人又开始一边想着措辞一边翻看对方朋友圈。

“卧槽,”仨人一起感叹,岳明辉翻来覆去地看那两张自拍,“这什么,仙子下凡吗。”

“我的妈呀,”卜凡的思想显然没能上升到那个高度,“这年头养活自己真不容易。”

岳明辉:嗯????

最终举手决定由被动加好友的卜凡进行交涉,卜凡在视线的洗礼中还没组织好语言就收到了对方的语音。

还挺好听,就是嗓门有点大,和炮仗精小鬼简直不相上下。

那个仙子说,董岩磊把情况都和他讲了,他正巧今天有时间,所以打算提早来和磨合一下。

“他可真是个好人。”卜凡悠悠感慨一句,岳明辉和木子洋闻言作鸟兽散,一个去摆凳子一个去擦桌子,剩下卜凡在那儿给人家加备注。

周锐。

02
见到周锐本人的时候岳明辉和木子洋一起在那儿偷摸喊仙子,倒是卜凡刚见面就开始喊人家哥哥,一米九二也不嫌害臊。

周锐接过鼓槌敲了一段熟悉了一下手感,鼓是好鼓,长久不用也没什么不妥。在他这边表示可以之后岳明辉的吉他就加了进去,木子洋站在一边懒懒散散地按出几个琴音,卜凡打着节奏freestyle。

木子洋满脑子都是父子局,没憋住,噗嗤一声笑出来。卜凡没太在意,倒是周锐一个劲儿瞟他,可能对他的脑回路有些疑问。

卜凡很满意。

周锐也很满意。

“哥哥,”卜凡拉着周锐的手,“太炸了真的,相见恨晚啊哥哥。”

“你这就忘了我们弟弟了呗?”木子洋把他的话录下来发给灵超,“告状了啊告状了。”

于是他们俩又开始掐架,岳明辉趁机把要求和周锐讲了一下,周锐表示完全ok,甚至今天就可以直接上班。

就是没签劳务合同。

周锐盯着临时工仨字儿看了好一会儿,问岳明辉“我能不签吗?”

“啊?”岳明辉愣了一下,“能啊,这就是走个过场。”

周锐一开始还以为就自己拿到的合同是临时工,结果发现原来他们仨都是,灵超还要更惨一点,他是打黑工的未成年。

03
晚上的时候徐圣恩也来了,带着大提琴来的,小尾巴有小鬼和他杰哥。

卜凡他们唱了一首,炸得小鬼直接上了台,第二首的时候台上已经是群魔乱舞,朱星杰扯走木子洋的麦三句不离人民币,小鬼在后边弹舌打节奏,狠毒男孩徐圣恩把大提琴加进曲子居然意外和谐,周锐整个high到忘我,成为继嘻哈萝莉后他们圈子里冉冉升起的一位嘻哈仙子。

男孩子,high过这一场后友谊立即升华,凌晨的烤串摊子被挤得满满当当,易拉罐散落一地,小鬼一脚踏在椅子上学卜凡rap,随即被扯下来爆锤。徐圣恩试图放出大招,但碍于大家正享用夜宵而作罢,朱星杰两眼发直的样子越看越像胡巴,岳明辉的袖子撸上去露出壮硕的肌肉和花臂,木子洋看见活海鲜吓得炸毛。周锐的眼睛亮晶晶,唇角也亮晶晶,“来!干了!敬狠毒男孩儿!”

小鬼联合他杰哥又开始唱徐圣恩是我们的,现场作词,周锐拿着俩方便筷子敲碗和盘子,狠毒男孩被簇拥,笑的眼睛消失在夜空。

周锐:嗝。

评论(4)
热度(40)

© 寿青龙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