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青龙吟

做人,最要紧就是开心。

【卜锐无差】里斯本之夜

卜锐卜无差
爱情故事 he
大概很意识流

我们的记忆不是什么放在尘封的博物院里一只象牙的首饰盒。它是一个活着的、要吃喝、能消化的动物。它象传说中的不死鸟那样,会自行焚死,这样我们就可以继续生活下去,不至于被它所毁灭。*
周锐最初时候没太懂,也没想搞懂。他的灵感来自于内心纤细的那一部分,不很借助外力,何况他当时只当是个爱情故事,读完了的感想就只有原来无关于爱情这一点。不过向来七秒记忆的大脑被零散的句子进驻,总在不合时宜的时候翻腾。
“Felicitas Julia”
周锐把脸往围巾里缩了缩,早春的夜晚并不温暖,里斯本和他想象的不一样,但他其实也没有多具体地设想过。有限的认知里是旧的城市和旧的街,蛮横地把所有新事物排除在外,剩下红瓦顶和绿的山,无雪之地的王城。
葡京。
卜凡的山东口音说这两个字的时候总是带着不协调的调子,听起来不像是隔着七个小时的大洋彼岸,反而好像是网站里澳门最大销金窟的拙劣仿冒品,破败角落的娱乐城。
卜凡。
周锐匆匆地踏过他想象中的旧的街,但是城市是新的,他于深夜里狼狈逃离,躲去近郊的山丘等待破晓。
二月份的恒温城市像刚刚苏醒的变温生物,恢复了一部分体温维持生命,又没有彻底地进入生存阶段。
薛定谔的变温猫,薛定谔的里斯本。
周锐比喻了一下。更深露重又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只能自娱自乐,他成功逗笑自己,把今日份的苦涩化作笑料,习惯性地去想卜凡听了会做什么反应。
周锐嘴角还是翘着,眼里映着星星点点的亮光。他每一天的伤心事都来自于卜凡,又舍不得,于是不断回想,无意识地自我折磨。
一个怪诞的事实,他现在的生活和想象过的完全相反,好像落入什么奇异的倒影世界,他仍旧是他,卜凡也仍旧是卜凡,但是前进变作后退,拥抱变作伤害,温柔是折磨,相爱最痛苦。
不死鸟五百年自焚一次,按照他读过的设定,那么五百年后他的记忆会格盘重来,自我磋磨的界限在五百年,听来好像爱你一万年。
卜凡有一件黑色短袖,人皆有同款的意中人。
周锐找了块平整的地方缩着,设定中人死后记忆会变作石头,五百年太久,十分之一还有些盼头。他无端想起那部经典的续作里舒淇说一万年太久,爱我就现在。
笑着,不然就哭着。
他看那部电影的时候还没什么名头,大大方方地坐在最佳座位睡过两个钟头,模糊的记忆同他自己的脸重合到一起,北京的暴雨像一个征兆,他们于惊雷中争吵,似乎后退一步就是万丈深渊,周锐终于落败,连夜躲去大洋彼岸。
以前他读爱情故事,强愁的主角分分合合,在他的认知里不切实际得令人发笑,他是炽热而无所畏惧的,坚信相爱的人不会被爱情磋磨,温柔是良药,拥抱是安抚,世界正常运转。谁会想到一夕之间瀑布倒流星河逆转,他成为自己的倒影,卜凡依旧是卜凡,但是阻碍后路的悬崖变作横亘在他们之间的鸿沟,他强迫自己不去看身后的平坦大路,又无力于无法再前进一步。他无法后退,作为倒影也无法前进,囿于自己的牢笼不肯挪动,于是把赌注押在卜凡身上,又悚然意识到或许卜凡也不再是卜凡。
如果他们同时前进,那么他们同时后退;如果他们相爱,那么他们相折磨。周锐疲于揣测人心,他们向来赤诚,一眼就望得到底反而难以捉摸,相互试探的最终结果是把刺掩藏在重叠的假象之下,细节里反而处处透着诡异。
他才终于明白,原来他不是自己的倒影。卜凡成为他的主宰,他的追随变为背叛,包容化作尖锐,无从说起的无力抽干勇气,逃离似乎是回归正轨的唯一道路。
卜凡在这场单方面的战争里饰演一个背景板,他的情绪决定故事走向,在周锐心中却不再举足轻重,挣扎与怀疑牢牢盘踞,他被捧上王座,轻而易举地决定生死,又执拗地把自己同对方牢牢绑缚,生同生死共死,不去管对方是否自愿,越过作为背景板的界限。
周锐的航班奇迹般地在暴雨中起落,卜凡只来得及匆匆包裹住自己在候机大厅听着一遍一遍的延误提醒。
诡异的倒影在倾盆大雨中被摆正,积水里映出的脸重见天日,卜凡终于不再被动地口是心非,周锐却习惯性地逃避触碰。
越温柔越疼痛。
像巴普洛夫的犬,像卜凡的周锐,周锐的卜凡。
在这场无关对错的博弈里他们两败俱伤,马里奥终于拉下旗帜进入城堡,卜凡和周锐终于不再逆行。
天光乍破的时候周锐站起来活动了一下麻木的腿,为了上镜他现在瘦得有些过分,伶仃地站在那里,看着仿佛很脆弱。
周锐看起来总是美丽又脆弱的,外表带来的刻板印象永远在他开口那一刻被颠覆,只有卜凡从始至终看透他的本质。
周锐盯着朦胧的太阳,霞光并不好看,没有期盼中的壮观瑰丽,但也刺得他眼睛酸涩。
失恋都是这样的吗,疯狂逃离他又什么都是他。
周锐不合时宜地想,他现在能写八百首伤心情歌,做一个名副其实的情歌王子。
在你离开我的每一分钟,我没有那么洒脱,我想念你。
他眨了眨眼,泪水沿着冰凉的脸颊流下来,被风吹干后只剩下干涩的痕迹。卜凡终于踏上同一条街道,周锐匆匆的脚步被同样踏过
,青苔潮湿的生命被压榨,故事的背景与主角终于凑齐,周锐所处在众多山丘的一个,卜凡远远看见他的背影。
卜凡觉得自己似乎是一个拯救公主的骑士,又似乎是被无良女巫关在高塔中的哈士奇公主,他的魔法被夺走,他的王子被关押。
横亘在面前的鸿沟终于变回悬崖,卜凡终于大步跑上去,揽住周锐填充空旷已久的怀抱。
不需要等待不死鸟自焚,也不需要死后的点石开智,背景板化身主角之一,故事发生在北京和里斯本,跨越七个小时和一场暴雨两次日出的惊悚故事在一个带着雾气的吻中迎来转折,华丽变身爱情故事。时间轰然而过,周锐摆脱自己,倒影不再出现,爱情是爱情,温柔是温柔,拥抱是良药。




(*——《里斯本之夜》)




评论(5)
热度(23)

© 寿青龙吟 | Powered by LOFTER